p3开机号和奖号家彩网|p3开机号近10期排列
  1. 您好,歡迎來到紹興天馬國際旅游有限責任公司
  2. 登錄
  3. 免費注冊
廣告圖
當前位置:首頁>>百變風情 光影風城芝加哥

百變風情 光影風城芝加哥

更新時間:2013-05-03

黑暗騎士之城

  美國第一高樓第90層的窗沿上,微弱光暈勾勒出一個黑暗的剪影。城市上空的風在窗外呼嘯著,他的黑色斗篷隨風旋舞。他冷冷地望著腳下的城市,最后一縷暮光之中,綿延涌向地平線的摩天大樓燈光零星閃爍,就像一支支沒有燃盡的煙頭。黑衣人知道,隨著黑夜的到來,這座城市的渣滓——那些殘暴的罪犯和扭曲變態之徒,也將一一浮現街頭。深吸一口氣,他縱身一躍,深深潛入夜色將至的霧靄中,直至消失。他,就是蝙蝠俠,正義最后的希望,而這座城市,就是美國噩夢之鄉—,高譚市。

                                                                                              不堪蝙蝠俠常在的位置所能看到的芝加哥

  克里斯托弗·諾蘭導演的《蝙蝠俠前傳2: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中的高譚市正是現實中的芝加哥。然而對于“風城”的人們而言,自己的城市被電影選中,被描述成反烏托邦的世界,只是多一件令他們驕傲的事罷了。在威利斯大廈(Willis Tower,原先叫做西爾斯大廈,Sears Tower)的觀景平臺上,工作人員已經對電影明星四處溜達的情景見怪不怪。諾蘭就是站在這里,確定了那場讓蝙蝠俠扮演者克里斯蒂安·貝爾令人暈眩反胃的縱身一躍。

  “之前的《變形金剛》系列也有一些場景在這里拍攝,”威利斯大廈的向導戴夫·拉基(Dave Lacki)說道:“當時有幾個人從樓頂跳下來,然后滑行到那邊的車庫上。”他站在高層上,向外指了指,遠處的車庫就像一大張坐標紙上的一個小方塊一樣毫不起眼。

                                                                     威利斯大廈觀景臺的玻璃窗臺

  芝加哥的摩天大樓無疑成就了銀幕上一個又一個壯觀的大遠景鏡頭。這里是摩天大樓之鄉,早在1885年,世界上公認的第一棟高樓家庭保險大樓(Home Insurance Building)就出現在南拉薩爾街(South LaSalle Street)上,雄偉一時。自它以后,芝加哥就儼然成為摩天大樓的試驗田。1974年,西爾斯大廈落成,用它直指云端的塔尖摘下當時世界最高樓的桂冠。

  今日的芝加哥就是一座鋼筋水泥花園,環繞密歇根湖的高速公路是一條條穿越花園的耀眼光帶。這里就像紐約,有著典型的美國都市風景,見證著隱藏在發達國家表面之下的冷酷無情的金錢交易和現代法則。但是,不同于一眼便可認出的紐約,芝加哥有一種難以捉摸的氣質,似曾相識而難以名狀,近在咫尺又遠在天邊。

  這也就是為什么它頻繁被選做電影拍攝地的原因,《蝙蝠俠前傳》的外景制片主任瑪麗亞·羅哈斯(Maria Roxas)這樣總結道:“畫面拉遠,人們知道這是芝加哥;畫面推近,它卻可以是任何一座大城市。”她說:“芝加哥是一座層次豐富的城市——從美國最高的大樓,到藏污納垢的地下世界。”她后者所指的就是瓦克爾街地下車道(Lower Wacker Drive),諾蘭導演的前兩部蝙蝠俠電影的追車戲碼都曾在此上演。

  藍調之城

  芝加哥頻繁出現在大銀幕上曝光,只是相對近期的狀況。前市長理查德.J。戴利(Richard Daley)在職期間,堅持認為不應該讓好萊塢侵入這座城市。他擔心電影制片人只會關注槍戰、幫派、匪徒等諸如此類的那些芝加哥極為不光彩的歷史。因此,直到簡.M。伯恩(Jane M Byrne)于1979年接任市長,芝加哥才開始向大銀幕開放它的大街小巷,《福祿雙霸天》(The Blues Brothers)即在此先河之列。

  影片主演之一的丹。艾克羅伊德(Dan Aykroyd)在2005年時曾說過:“影片中的芝加哥就是一位大明星。我們書寫他,向他致敬。”《福祿雙霸天》是芝加哥向電影產業投 的一束橄欖枝。當地政府對導演約翰。蘭迪斯(John Landis)有求必應,甚至允許他讓一輛車撞向市長的辦公大樓戴利中心(Daley Centre)。就這樣,芝加哥立刻攀升到了導演最鐘愛的取景地之榜首,搖身一變成為可以找樂子的地方。

  《福祿雙霸天》就是一場關于芝加哥歌舞音樂和激情撞車場面的美味亂燉。非裔美國人逃離了種族主義泛濫的南方以后,芝加哥的南區就成了他們的避難所。也就是從這里,藍調音樂開始通過諸如切斯唱片(Chess Records)這樣的當地廠牌,逐漸滲透到了大眾的視野中。
美國名曲Shake Your Tail Feather在片中一個重要的歌舞場面里出現,導演以此向這種歷史悠久的音樂形式表達贊美之意。美國著名的音樂人雷。查爾斯(Ray Charies)為這首歌曲伴奏并獻唱。這個 場面的背景墻上涂鴉著芝加哥的幾位藍調英雄。墻內的Shelly''''s Loan Co 是一家當鋪,為了配合拍攝,店面之外臨時掛上了名為“Ray''''s Music Exchange"的樂器行的招牌,店外人行道就是歡樂的舞池。這堵涂鴉墻被保留至今,雖然有些褪色,但依然是芝加哥流行音樂史上最鮮艷的標志性符號。

  從前的南區(South Side)充斥著各種廉價藍調小酒吧。在那里,經驗豐富的藍調歌手會聲嘶力竭地唱出傾訴相思之苦的歌詞。如今要體驗這種曾令丹•艾克羅伊德心馳神往的氛圍,最佳場所莫過于北區的羅莎酒吧(Rosa’s Lounge)。酒吧于1984年由意大利藍調狂熱愛好者托尼•孟鳩羅(Tony Mangiullo)創立,是一家空間狹小的潛水吧,墻上糊著來過這里的名人的大海報——甚至包括奧巴馬,和其他更加商業化的夜店不同,這是一座追溯芝加哥藍調根源的復古酒吧。“我曾想重現當年的藍調精神。那時我剛搬來這邊,在南區一些酒吧中發現了這種精神。”托尼說道,“即便我不會說英語,那里的人還是那么友好。我希望羅莎能成為城里最友好的藍調酒吧。”今天晚上,酒吧就飄蕩著歡樂的氣氛。這些常客們打打桌球,時而爬上舞臺胡亂演奏一段,看樣子,托尼的希望并沒有落空。

                                                                 浪漫的城市

  高中夢想之城

  《福祿雙霸天》大獲成功,但是這部描述音樂流氓到處躲避警察的傳奇故事并沒能打消前市長戴利的擔憂。這時約翰·休斯(John Hughes)的出現就顯得難能可貴,他很大程度上安撫了這種焦慮。約翰·休斯在兒時跟隨家人喬遷至芝加哥,這位大半個本土導演的一系列影片,共同把他成長的芝加哥塑造成了一個學生時代的烏托邦世界。而《春天不是讀書天》(Ferris Bueller’s Day Off)、《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和《小鬼當家》(Home Alone)的巨大成功則把這一印象深深留在全球幾百萬少年的心中。

                                                              夢想之城

  休斯在芝加哥北岸幾公里外一個寧靜的郊區小鎮諾斯布魯克(Northbrook)度過了他自己的少年時期。歷史上,諾斯布魯克又叫薛默維爾(Shermerville),休斯在他幾乎所有的影片中都試圖使用這個名字。《春天不是讀書天》、《小鬼當家》和《早餐俱樂部》的故事都發生在“薛默”,“薛默”就是芝加哥北岸郊區的化身,高中時代的夢想都能在這里成真。

  再往北就是溫內特卡(Winnetka)了,這是一個豪華而整潔的社區,《小鬼當家》中的小凱文·麥卡利斯特家的房子就建在此。社區寬闊曲折的林蔭道兩旁栽種著橡樹和白蠟樹,小徑蜿蜒著連接起一棟棟豪華大氣而安寧雅致的房子。在這種地方,你能輕易想象出報童騎著自行車把一捆捆報紙扔進路邊民居花園里的電影場面。繼續向北就到了坐落于密歇根湖畔的格倫科(Glencoe),《春天不是讀書天》中那片與世隔絕的沙灘出其不意地乍然出現。

  有房屋坐落在縱橫交錯的山澗,周圍淺淺的山谷鮮花遍地,偶爾還能看見小鹿姿態優美地四處游蕩。《春天不是讀書天》中卡梅隆家的房子就建在高地公園(Highland Park,芝加哥著名的富人區)的山坡上。在一個場景中,卡梅隆開著他父親的紅色法拉利,經過屋外簡約的玻璃窗,揚長駛進山谷。根據該片采景人比利·希金斯(Billy Higgins)提供的信息,在原先的劇本中,卡梅倫會開著這輛車撞上一棵樹。“但是,當約翰看到這座房子和這片場地時,他立刻想到讓車掉入山谷的戲,他興奮不已,當即就在這里重寫了這段劇本。”比利后來也為《誓約》選景,這部好萊塢電影的拍攝地點芝加哥藝術學院也是《春天不是讀書天》中的主要拍攝地。瑞秋·麥克亞當斯(Rachel McAdams)奔跑在連接藝術學院和千禧公園之間的橋上,這個鏡頭重拍了無數遍,行人就被攔在道路兩邊等待著。人們對類似這樣的情形早就習以為常。“這沒什么,”有人說道,“《變形金剛2》在這里拍的時候,他們把整條密歇根大道給封了,還在路上堆滿了大石塊和機器人。”

黑幫之城

  大塊頭艾爾(Big Al)站在綠磨坊(Green Mill)雞尾酒酒吧門口,他寬大的指關節有節奏地敲打著一疊美元。他脖子上掛了一根熊指,腦袋剃得光光的,野性十足,那一小撮胡子顯然用發蠟仔細修飾過。“6刀!”他沖剛剛進門的一對情侶吼道,“樂隊演奏的時候別說話!”這對情侶趕緊遞過錢,朝吧臺走去,看他們受驚嚇的神色,不單單是今天不會說話,更像是一輩子都不敢說話了。大塊頭艾爾在這里工作了很久,久到他自己都不屑于回想。20世紀20年代,還有另一個著名的大塊頭艾爾經常光顧綠磨坊。眼前的這個艾爾堅稱,這里依然保持著當年的氛圍,一點兒沒變。

                                                                                                                     在約翰尼·德普 主演的《頭號公敵》中, 傳奇劇院經過劇組修整, 看上去就和約翰·迪林格 被射殺的那天一模一樣

  “那里是卡彭當時的隔間,”他邊說邊指向吧臺角落里的一個紅色天鵝絨包廂,“坐在那里,他可以隨時看到吧臺和邊門。他一進來,包廂門就會鎖上,沒人能進來,也沒人能出去。他一到場,不管什么樂隊在表演,曲子沒彈完也得打住,立刻換成他最喜歡的那首《 藍色狂想曲》。”

  假如綠磨坊今天還堅持每個客人都要戴著軟氈帽、拎著方正的手提箱,那就真是重現了當年的霸氣模樣了。來到這里就好像是走進了《好家伙》(Goodfellas)中的一幕——西裝革履的人們圍坐在燭光飄忽的餐桌旁,等候侍者端上古典雞尾酒,臺上的樂隊則演奏著輕快的搖擺樂和爵士樂。難怪這樣一個有氣質的酒吧會頻頻現身在電影膠片上,從《小偷》(Thief),到《 失戀排行榜》(High Fidelity),不勝枚舉。

                                                                   氣氛恰到好處

  直到20世紀90年代,芝加哥才一改對黑幫歷史題材的避諱態度,轉而擲重金鼓勵創作。在這座城市把艾爾·卡彭、巴格西·馬龍等黑道梟雄悉數制服的60年之后,電影界迸發了一股重現當年警匪之間貓鼠游戲的風潮。其中最成功的莫過于凱文·科斯特納和羅伯特·德尼羅主演的 《鐵面無私》(The Untouchables),該片的高潮場景里,科斯特納一邊與電影中卡彭的手下槍戰,一邊抓住從樓梯上墜下的嬰兒車,這個片段就是在芝加哥聯合車站的臺階上拍攝的。

  2008年,導演邁克爾·曼將電影忠實復現歷史的水平推上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包下了林肯公園 (Lincoln Park)的整個街區。1934年7月,傳奇的銀行劫匪約翰·迪林格與人稱“紅衣女郎”的安娜·塞奇 (Anna Sage)在公園中的勝利花園傳奇劇院 (Victory Gardens Biograph Theatre)約會,沒想竟是中了她設下的圈套,被警方當場擊斃。邁克爾·曼在拍攝約翰尼·德普飾演迪林格的 《頭號公敵》時,對場景中的一切細節精益求精。這片街區的每一個店面都被翻修成迪林格所處年代的樣子,甚至連商店櫥窗展示的商品都被換成上世紀30年代的物件的仿制品。然而隨后,邁克爾·曼卻宣布要在昏暗的夜間拍攝這個槍擊場面。這個決定大概要讓每一個美工師和布景師哭笑不得了。

高架鐵路之城

  芝加哥的高架鐵路(它被市民習慣性地叫做“L”)看上去和20世紀50年代游樂園中的單軌鐵路非常相似,但卻是今天芝加哥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中至關重要的一環。列車嘶鳴著,從芝加哥金融中心盧普區上空弧形的軌道上疾速掠過。人們在城里漫步,就是處在一個環繞立體聲的環境中——頭頂上方有列車呼嘯而去,街道上堆疊著汽車的馬達轟鳴,腳下深處則傳來地鐵隆隆駛過的聲音。

                                                                乘坐高 架鐵路穿越城市

  高架鐵路是堅定的實用主義者,薄鐵皮車身、防火膠木的座位——這些細節都恰如其分地表現出藏在這座城市內核中的藍領氣質。無怪乎高架鐵路在銀幕上的多次亮相,不是出現在驚悚片里,就是作為都市異化的表征。在《騙中騙》(The Sting)中,羅伯特·雷德福為了躲避警方追捕,從43號街的車站屋頂跳上列車,而哈里森·福特在《亡命天涯》(The Fugitive)里則是把列車當做掐架的好地方。《失戀排行榜》中約翰·庫薩克坐在列車上,凝望著窗外。此時,列車的行駛為他內心存在的危機感平添了一種都市特有的悲情。

                                                                                                     汽車在橋下急駛

  芝加哥市民對高架鐵路并非欣然接受。布朗線(Brown Line)是最先開設的路線之一,坐上布朗線,你就會明白為什么新的郊區房地產商人會打出廣告說“靠近高架鐵路,并不意味著一定要在1米之內”。的確,列車會從距離公寓非常近的地方駛過,比如《福祿雙霸天》中埃爾伍德(Elwood)住的房間,一個乘客可以輕而易舉地把手伸進公寓窗戶,關掉鈴聲大作的鬧鐘。

  但是,布朗線依然是駛向芝加哥中心地帶的重要快軌交通。列車在摩天大樓之間穿梭,就像一條蛇在樹叢里自如地爬行,直到跨越河流抵達華麗一英里(Magnificent Mile)購物區。然后,它繼續朝著瑞格里村(Wrigleyville)隆隆地駛去,那里是芝加哥小熊隊的故鄉,這支棒球隊一到決賽就不怎么走運。

  在約翰·休斯導演的《落難見真情》(Planes, Trains and Automobiles)中,這條路線就是約翰·坎迪和史蒂夫·馬丁坎坷旅途的最后部分。他們在影片中演繹了兩個迫切希望及時趕回家過感恩節的芝加哥人。

  在大銀幕上,芝加哥擁有百變的形象。但無論是隱藏在高樓投影之下罪惡橫行的高譚市,《福祿雙霸天》中的藍調之鄉,還是艾爾·卡彭金錢與權力的社會,當前進的列車沒入輪廓鮮明的盧普區,休斯的這個版本的芝加哥才是最真實的。芝加哥就仿如一個素未謀面的故鄉,始終如初地站在地球的另一邊,等待著每一個旅途中相遇的歸人。

  貼士:

  入境交通

  美國航空提供從北京直飛芝加哥奧黑爾的航班,在途時間約13小時。(往返約6500元起)

  境內交通

  如果你要去北岸郊區探索一番,那就需要有一輛車。赫茲(Hertz)、安飛士(Avis) 和企業(Enterprise)這些美國知名的租車公司都在盧普區設有網點(每日約300元起)。不過如果只是市內游的話,乘坐四通八達的高架鐵路是不錯的選擇(票價約35元)。

 

  • 團隊咨詢
  • 機票 簽證
  • 散客咨詢
p3开机号和奖号家彩网